问与答,都显得那么不由衷

- 编辑:admin -

 问与答,都显得那么不由衷

 
  默默打开一看,盒子里装的是块精巧的手表,顿时满脸欣喜:"呀,真好看!谢谢文哥!"大家都凑过去看,劲在旁边对正要出门的文嚷了一句:"哎,没事你送什么礼物呀?哎,贵不贵?"
  文一笑,走了出去。劲一回头,看见东东正满脸醋劲儿,在那里摆弄碗筷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
  文快步走在乌镇的街道上,四下已经没什么人了,他显得心事重重。在桥上徘徊了一阵,又在客栈门口逡巡了几回,抬头看了看楼上的窗户,几次想迈进大门,几次又把脚收了回来。他实在弄不懂英为什么去而复返,而自己也不知道希不希望她回来。
  这是怎样的一种矛盾呢?
  可他们总得见面。
  文终于走上了客栈二楼的楼梯。自从上一次清晨他走上这里之后,他再也没有经过这里,如今踩着厚厚的红地毯,他的心里不禁再次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,并且还怀着某些期待……
  他轻轻走向那间屋子,轻轻按了一下门铃,然后忐忑不安地等待,他甚至幻想着开门的那一瞬间也许还会发生什么奇妙的事情。
  没有动静。
  他怔了一下,在犹豫中再次按下门铃。
  "哪位?"英在里面问。
  "是我,我是……"
  门开了,英站在门口,正迎上文火辣辣的目光,她的笑容顿时凝固在了脸上,两人的目光百感交集地纠缠在一起。
  千言万语,不知从何说起,这一刻,真的只能用沉默来代替,或者用看似莫名其妙的寒暄来打破。
  "你,好吗?"
  "好,你呢?"
  问与答,都显得那么不由衷,那么无可奈何,那么顾忌重重,那么心酸疲惫,那么备受煎熬,又那么欲说还休。
  那么,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,何必明知故问呢?
  于是,文沉默着,英将身子转向窗前,背对着文,眼睛却湿润了,心情已融化了。窗外,正是如梦似幻、温柔得要死的水乡晚景。
  "你饿了吗?"许久,才听见文心不在焉地说出来,"现在已经是黄昏了……"
  英这才意识到,这正是她最无助的时刻,而身旁这个男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说了出来:
  "这个时候的小镇最美,一切都似乎是……"
  "梦境!"英轻声接过文的话。她几乎有些惊慌地转过身来,望着向她走来的文。
  文停住了,望向她。
  两个人长久地对视,时间凝固了,空气凝固了,呼吸凝固了,心跳凝固了,地球停止了转动,灵魂仿佛也出窍了,虚空里,如水草一般浮起两个缥缈的声音:
  "那天,……我……"
  "我也……一直都记得……"
  天呐,上帝啊,让他们拥抱吧!
  拥抱……拥抱……拥抱……
  现在好了,一切释然而坦然。英开怀大笑,文也莫名其妙地笑,两个人的心情比看见天使还要轻松愉快。
  他们在房间里不停地废话,不停地磨蹭,相互微笑,搂搂抱抱,没完没了。
  他们甚至不知道是怎样走出客栈的。
2.愉快的晚餐
  乌镇已经黑了,灯光亮了起来,一如既往地平静。
  英和文并排走着,没有距离,她身上穿的是文的大衣,整个人显得更加娇小,楚楚怜人。
  他们手中提着几袋礼品,眉来眼去,看上去俨然一对夫妻,正提着年货回家过年似的。他们几乎不说话,可是那沉默里,已不再隐藏隔阂与委屈,倒是有了许多和谐与默契,就这样一路来到书院。短短一段路,仿佛走了一辈子,两个人多么希望就这样一直走下去,
彼此依偎,相亲相爱,永不分离。
  这一餐,宾主言欢,觥筹交错,其乐融融。
  席间,英屡屡举杯,劲无心地打趣文道:"难得英小姐远道而来,大伙儿高兴,方文你今天也表现不错,看来英小姐倒是可以和方文喝一杯的,你要是忘了下楼呀,他就能在门口站一天,是不是,齐叔?"
  齐叔也揶揄道:"对,他是有点呆,也不是呆,反正就是一股劲儿。"〖JP2〗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